本名:川崎夏木/死宅型拖稿星人/ACG文化愛好/重度赤井&坂田病患者/降谷零絕對防衛線隊員/赤安/银桂/专宠:朝崎芊月/所有作品禁止無授權轉載其他網站。

【赤安】交換設定:下戲01

寒祈:

※跟伊川交換彼此的設定寫


※本篇主題:下戲後








「明天晚上你有空嗎?我們對個劇本。」降谷一邊回頭對赤井說,一邊踏進居酒屋的店門。


「啊,你等等……」


碰!


降谷一頭撞上玻璃門,疼得直接蹲下去,赤井趕緊也蹲在他旁邊,替他把撞掉的墨鏡戴回去,再輕拍他的背。


「真的很抱歉,客人您沒事吧?」店員打開玻璃門的栓,拎著抹布就往外衝,也蹲在兩人面前。


「沒事,是我沒注意。」降谷在赤井的掩護下戴好墨鏡,緩緩起身。


「兩位,要裡面一點的位置。」赤井說。


服務生真的領著他們走到最裡面的位置,燈光昏暗,不怕人認出,降谷摘了墨鏡,赤井也拿下鴨舌帽,兩個人研究了一陣菜單,隨意點來幾道串燒。


店家還算挺有良心,多送了一盤毛豆和烤物當成剛才來不及阻止降谷撞上自動門的賠罪。


「不錯,撞一下蠻值得。」赤井比降谷還早動筷子,降谷沒好氣地說,「你等一下也去撞一下,看會不會多掉瓶啤酒。」


赤井勾起唇角,撐著臉頰看他,「這麼凶,還沒下戲?」


「不好意思,我一直都這麼凶。」降谷不客氣地把整盤毛豆拉到自己面前,「加上角色設定你是我的仇人,拍攝結束之前你都得忍忍。」


「這麼說的話,跟仇人一起下班吃飯似乎是個不合理的設定,波本。」


「害怕嗎?FBI。」降谷拿起串燒,一邊咬下一塊,一邊順著赤井的話接了下去。


「FBI可不會怕公安。」赤井伸長筷子,遠遠從降谷的防護下搶走一個毛豆莢。


「也是,你比較怕溫亞德。」


看到赤井皺起眉頭,一臉無奈,降谷露出佔了上風的得意笑容。


「女人太可怕了。」赤井感慨萬分。


「誰叫你情人節給小蘭巧克力被莎朗看到。」降谷幸災樂禍。


「話要說清楚,每位女性我都有準備,只是毛利因為是片場工作人員,比較早到才先給她的。」


「哦,是喔。」


赤井瞄了他一眼,看起來不太高興,碧綠的雙眸閃過一道惡作劇的光,隨即緩緩放下筷子。


降谷奇怪地看著他的舉動,只見赤井深吸一口氣捏著嗓子,發出讓降谷渾身起雞皮疙瘩的假高音。


「總裁您、您這是要對我做什麼?」


早上害他NG了很多次的對手台詞,這時候被赤井怪腔怪調的講出來,降谷爆出一句髒話,往桌面一拍要去摀住赤井的嘴巴,被赤井笑著向後一仰閃開,氣得臉都紅了。


不過不知道是因為早上實在NG太多次,有損他的自尊心,還是被赤井噁心到了。


「可惡,哪個編劇寫的劇本,叫他自己來念念看台詞阿......」


「聽說是出資的鈴木集團提供的劇本。」


金主最大,降谷閉上嘴,安靜地喝起啤酒。


鈴木集團付錢爽快,談妥之後也不會隨意插手,但他們提供的劇本總是讓他們指定的演員內心複雜。


完全是給小女生看的偶像劇,可以找不挑的青春偶像擺擺姿勢就好,別來找他們這些大叔嗎?


但在經紀人風見從口袋掏出手機,一邊分析利弊和潛在客戶,一邊按計算機給他看。數字飛快的變化,不停往上跳,降谷還是放棄了內心的抗拒。


話又說回來,風見這種人擺在演藝圈怎麼看怎麼奇怪,以他的個性和能力,如果去商場應該很有潛力爬到高位,偏偏留在這製造他的罪惡感。


「你的經紀人很厲害,好好珍惜。」赤井看著降谷臉上時陰時晴的臉色,也猜到大半,淡淡地提醒。「他願意在你最糟糕的時候跳下來,還能讓你重新走紅,不只能力好,眼光也很準。」


「你懂什麼,就是這樣我才煩惱。」降谷喃喃地說,「我最怕看到這種人露出失望的表情了。」 


降谷下意識拉了拉長袖襯衫的袖口,遮掩其實已被布料遮得看不見的燒傷痕跡。


赤井說的他都明白,在片場疏失造成的燒傷後,能再站在舞台上,已經是天大的幸運,他根本沒資格挑剔。


「算了,不愉快的話題就別繼續了。緋色搜查官的劇本已經出來了嗎?我很期待喔。」


「不,還要再一陣子,優作說想讓新一也加入試試看。」


「我還在想你最近怎麼都沒被記者大報特報,原來是還沒到宣傳期啊。」降谷說,「難怪最近常常看到工藤編劇帶著小的出現。」


「我是無辜的。」赤井倒是很嚴肅澄清,「另外,門口那桌有人拿著手機在拍我們,不曉得是記者還是路人。」 


「狗仔的躲藏技巧應該更好吧。」降谷不著痕跡往赤井說的方向掃過了一眼,兩個穿著格子襯衫、不太起眼的男子正交頭接耳,像是發現降谷的注視,笨拙地把手機的鏡頭下壓了一些,試圖隱藏。


降谷突然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,拿起手機,鏡頭光明正大的對準正在拍自己的人。


對方看起來有點慌張,匆匆把手機放在桌上,端正坐好但還是不時瞄著他們。


「喂,你們拍我可以,我一拍你們就閃,也太無趣了吧。」降谷低聲抱怨,赤井在旁邊發出低沉的笑聲。


「降谷。」赤井突然喊了他一聲,降谷抬起頭,突然放大的赤井出現在眼前,唇上泛起濕潤的觸感,他手上的手機因為過度錯愕沒拿穩,掉在桌上發出喀噠一聲。


降谷回過神來,狠狠咬了赤井一口,猛然向後退,拉開兩人的距離。


赤井被降谷咬了之後,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或表情,只是坐在那盯著降谷,像是在等待降谷開口。


嘴裡淡淡的血腥味讓降谷有點煩躁,他用手背擦去沾上的血,「媽的,你突然發什麼瘋?可以不要這麼飢不擇食,連個男的都要當成炒作八卦新聞的材料嗎?」他刻意往背對門口的方向挪了幾度,避開可能全程目睹的路人視線。


赤井的輪廓很深,昏暗的燈光下陰影也特別深,看不清楚他的表情,但降谷總覺得那對眸子裏閃過某種危險的東西。



评论
热度(32)
  1. 影山夏木寒祈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影山夏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