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崎夏木

死宅拖稿星人/重度赤井&坂田病患者/降谷零絕對防衛線隊員/赤安/银桂/专宠:朝崎芊月/⚠所有作品禁止無授權轉載其他網站

【赤安】梦中人

饿入膏肓:

*降谷第一视角 写起来挺爽的(
*内容跟时间线你们自行体会



“我跨过大洋,跨过千山万水,跨过诸多痛苦崩溃,向你而去。”(网易云音乐评论有些挺装逼的 摘一下)


我记得我在战后的一片废墟里看到他,蹲在灰白、斑驳墙壁下的阴影里,在幽黑的夜里身影显得更加深沉。红色的火星时不时地闪烁一下,烟雾从他的嘴旁呼出来。

我走过去,单纯是也想靠在那边休息一下。很多伤口在我身上叫嚣着疼痛,几处干枯的血把衣服黏在了我的伤口上。我不予理睬,前脚刚刚迈入阴影,他却将手上依旧还有很长一截的烟摁灭在了地上。
我低头瞥他,他抬头望我。



“我记得你闻不惯二手烟。”
我站了一会儿,走到他身旁隔开一段距离的空地,背靠墙壁蹲了下来。
他也丝毫不在意我对他的忽视,只是笑笑,又叹了口气。
我沉默不语,想起他曾经面对我时总是带着一副游刃有余胸有成竹的微笑,令人恼火。但现在连恼火的理由都失去了,共同的敌人被击败,伤口只会存在一时,后悔却会持续半生。

我又偏过头,看到他的空荡荡的指尖似乎习惯性地作出了掸烟灰的动作。我想起来,在那些熟悉的深夜里,熟悉的手、指尖熟悉的那点幽幽火光。

“我已经没有理由阻止你抽烟了。”我朝他稍微挪过去了一点,或许墙壁上掉落的生石灰蹭上了我的后背,但我懒得再去在意。
我低头凑过去,把他一贯放在的外套内口袋的烟盒掏出来,里头的香烟已经所剩无几——我抬起头,后知后觉发现我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以往一直对他保持的警觉距离。近到稍微动动就能触碰到鼻尖,近到有种他会突然亲吻上来的错觉。

当然那都仅仅是错觉而已。我撇开脸,掏出两根烟,一根还给了他。他也顺理成章地掏出火柴,划燃后给自己点上,随后一言不发地将火伸到了我叼着的香烟底下。

叼着无法习惯的烟,身旁是无法原谅的人。不知不觉香烟滤嘴竟然被我抿得有些变形,一口没抽却燃了好一段。我拿下来,笨拙地掸掉烟灰,转过头,不巧地碰上了他的目光。

“降谷君。”
他又在看着我笑,烟雾绕着他的脸,模模糊糊,浓浓稠稠。
“你的恶毒和善良都不够纯粹,所以痛苦。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,心说谁不知道这个道理。我从来不是个纯粹的人,从来没有脱离过痛苦。

烟雾从香烟燃着的顶端腾升起来,飘忽不定。我想起叛逆的日子,总有人偷着几根烟在角落里偷偷地抽。那时候大家都是傻的,装模作样地抽完,好像真的舒爽了似的。现在的我却盯着烟头一动不动,与赤井秀一待在同一块阴影里,各怀鬼胎。




现在我快忘了。

我带着一盒软七星来到同一个地方,突然想起他很久以前对我层层递进的告白,想起我那时根本不当成真的冷漠的回应,但是闪过之后,我又快忘了。我隐约听到有人在身后叫我“降谷君”。

房子被翻修了,墙壁上的弹孔与地面上散落的弹壳也都不见了。没有烟头,没有黑影,大好的阳光从远远的天边照耀过来。
他不在了。


评论
热度(26)
  1. 川崎夏木饿入膏肓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川崎夏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